百乐宫娱乐

《大唐荣耀》是哪本小说改编的-结局是什么 附大唐荣耀全剧【1-60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8-06-18
《大唐荣耀》是哪本小说改编的?结局是什么 附大唐荣耀全剧【1-60】分集剧情介绍

  《大唐光彩》电视剧正在热播中,在安徽卫视和北京卫视同步播出,由景甜、任嘉伦、万茜、酣畅、于小伟、秦豪杰、茅子俊等实力演员主演,讲述了吴兴才女沈珍珠在阅历血海深仇、深宫争斗、安史之乱后与广平王李俶不离不弃,一直据守家国大义的故事, 很多网友想晓得《大唐光彩》是哪本小说改编的?那么原著小说结局是什么?沈珍珠最初和李俶在一同吗?上面跟小编一同看看珍珠传奇原著小说结局全文内容。

  《大唐光彩》原著小说结局曝光

  剧中女配角沈珍珠,是大唐三百年历史隐秘而最富传奇的一页。她是一位皇帝的母亲,而听说,另一位皇帝,为她虚悬后位十七年,追随千年以前灿若流星的步伐、千折百回的爱恨,流转于庙堂与江湖之间,天姿蒙珍宠,明眸转珠辉。

  贵为储妃的沈珍珠,清婉隽秀,丽质天成,广平王李俶,丰神俊朗,霸气多情。二人一见钟情、刻骨相恋。李俶将珍珠疼入骨髓,爱至心灵。但君王的爱情,没有恒常的主题曲。在安史之变的兵马乱世中,在争权夺势的宫廷暗战中,珍珠以薄柳之身,承载起命运的跌宕与流离。

  据悉,电视剧结局中,沈珍珠在安史之乱之后一直不愿入宫,只愿成全李豫,而她也博得李豫终身对她无法忘怀。小说结局中,沈珍珠死了,死之前分开了皇宫,小说《大唐后妃传之珍珠传奇》故事挺迂回,结局也挺苍凉的。

  第1集 - 珍珠远赴京城参与大选 对救命恩人念念不忘

  天宝十三年,沈家有女珍珠初长成,其父沈 易直身为吴兴太守,家门显赫。沈珍珠才气横溢,五官外貌也颇为细致精巧,明眸善睐,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年满十八的沈珍珠曾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年岁,以其家 世,可以入宫参与采选了。但是沈珍珠心里,早已芳心暗许。此事要从十年前说起,当年才八岁的沈珍珠赴京去探望事先官任秘书监的父亲,赶上了京城浩大的上巳 日。在上巳日里,从圣上到庶民,都身着华服,在曲江池边饮酒畅游。早晨,沈珍珠带着婢女去江畔看花灯,人群冷冷清清,摩肩接踵,非常拥堵。珍珠一个不留意 就被寄到了江里,不会游泳的珍珠惊慌失措,恰逢当今太子李亨的儿子,唐玄宗的皇长孙——李俶也在江边,他看到有人不慎跌入江中,便贪生怕死地跳下了江,救 出了这个珍珠。珍珠事先不晓得他的名字,更不晓得他的真实身份,李俶留给珍珠的,只要一块本人随身携带的玉佩。随后不久,珍珠也前往了吴兴,她不断想凭着 这块玉佩找到本人的救命恩人,可是十几年过来了,珍珠长大了,这点希望还是没有完成,但是珍珠不断没有保持。

  此时的朝局,也并不波动,奸相 杨国忠栽赃陷害,搬弄是非,太子妃韦氏的兄长韦坚拥立太子谋反,东窗事发之后,韦氏一组被诛杀。太子李亨跪在玄宗面前,恳求与太子妃和离,因而躲过一劫。 韦妃在临走前吩咐儿子李俶紧盯吐鲁番叛将东则布和吴兴太守沈易直。年少的李俶记住了这句话,他博古通今,能文能武,深受皇上喜欢,年岁悄悄就被封为广平 王。与他年岁相仿的建宁王李倓和李俶关系甚好,李倓打听到此次宫中大选,杨贵妃有意把本人的侄女崔彩屏嫁给李俶,李俶闻言就急了,他晓得杨贵妃此举,一定 别有意图。

  皇上昭告天下,从世家贵族中选良家男子空虚东宫、并为诸位皇孙选妃,适龄的珍珠也被记入名册。珍珠并不想去,奈何皇命不可违,珍珠只要辞别父母和从小陪本人长大的安二哥——安禄山之子安庆绪,分开了吴兴,但珍珠并不想到深宫生活。

  第2集 - 沈珍珠和李俶成为患难之交 珍珠慕容林致参与入宫采选

  在 沈家管家德叔的陪同下,珍珠带着贴身侍女红蕊,一路女扮男装,去了咸阳。远近出名的醉仙楼,一年只出一坛醉仙翁酒,此清新甜美,人间稀有。而江湖上有一个 “万事通”,他遍知天下事,可以答复世人的任何成绩,但行迹不定,只是这万事通独爱美酒,尤其是醉仙翁酒,只需谁失掉了醉仙翁,万事通就会寻味而来,持酒 之人便可以失掉一个问万事通成绩的时机。

  珍珠女扮男装离开了醉仙楼,醉仙楼的规矩是谁能在作诗竞赛中拔得头筹,就可以带走这瓶醉仙翁。满腹 才气的珍珠力压众人,博得了竞赛,可是没想半路杀出个广平王李俶,他化用李白的诗句博得了竞赛,带走了醉仙翁就。珍珠不肯就此罢休,她想问万事通救命恩人 的成绩,便骑着马追逐李俶想讨回酒,却有意中撞见李俶被人追杀,纵使李俶身手非凡,也寡不敌众。幸而珍珠及时赶到,千钧一发之际骑马救走李俶,奔驰至一间 澡堂。那些杀手仍在追逐,李俶便和珍珠换了衣服躲在了水中,眼看珍珠不能再憋气,两人行将暴露,李俶吻了珍珠,待杀手分开才松手,珍珠给了李俶一巴掌,李 俶不解为什么眼前的这位沈兄为如女孩子普通娇羞,但李俶感念珍珠的救命之恩,晓得珍珠也想去找万事通,便带着她一同前往,两人协商后,决议每人只问万事通 半个成绩。珍珠和李俶辨别独自讯问了万事通,珍珠晓得这个玉佩上应该来自回纥皇庭。而李俶则晓得,沈家与威震一方,拥军百万的云南王独孤世家有着千丝万缕 的关系,所以他传信给本人的父亲,要父亲帮本人把沈家之女归入广平王府,李亨晓得李俶行事一向稳重,晓得无论如何,本人都该当帮儿子争取。

  沈珍珠重新前往长安,到济世堂见了本人亲如姐妹的好冤家——慕容将军之女慕容林致,慕容林致也要参与此次入宫采选,但是与沈珍珠坚决不想入宫的态度相比,慕容林致仿佛对入宫一事并无恶感。

  采 选当日,杨贵妃的侄女崔彩屏捷足先登,一入场就仗着姨母杨玉环和舅父杨国忠的身份,要排在首位,主事的公公晓得得罪不起,只好容许。采选要展现琴棋书画的 技艺,慕容林致仔细看待,本就不想入宫的沈珍珠成心隐藏实力,而什么都不会的崔彩屏拿出本人早已预备好的书法和绣品鱼目混珠。

  第3集 - 沈珍珠聪明睿智应对崔彩屏 李倓对慕容林致一见钟情

  珍珠成心在琴棋书画的比试中隐藏实力,每科都得了下,但是由于太子暗中地协助,沈珍珠还是进入了殿试环节。

  飞扬跋扈的崔彩屏由于慕容林致不小心把水滴到了崔彩屏的裙子上,给了崔彩屏一耳光,还盛气凌人,珍珠出言相助,把崔彩屏说得哑口无言。崔彩屏不依不饶,要一旁的公公掌慕容林致和沈珍珠的嘴。

  崔彩屏话音刚落,唐玄宗和杨贵妃就走了过去,唐玄宗看到了沈珍珠的骄纵跋扈,也看到了沈珍珠的不骄不躁,才气弥漫。

  玩 世不恭的李倓在宫中百花园左近游荡,他想去看看来宫中参与采选的男子,毕竟,这是皇上在为他和哥哥李俶挑选妃子。李倓吃着枣爬上了宫墙,一不小心脚底打 滑,四仰八叉地摔倒在地。恰恰慕容林致和沈珍珠从此地经过,通晓医术的慕容林致检查了四周的场景,看到了落地的枣,再给李郯把脉后,晓得李倓是由于枣核卡 在喉咙中招致的晕厥,便让珍珠帮本人把李倓扶起来,对着他的背重重地拍了几下,枣核被吐出,李倓醒了过去,他一睁眼便看到了慕容林致的关怀的神情,对慕容 林致一见钟情,追着慕容林致问她的名字。

  殿试如期举行,唐玄宗携杨贵妃坐在琉璃顶的华盖下调查众位良家子,崔彩屏在弹奏,众位良家子围着崔 彩屏而做。忽然,大家看到崔彩屏的衣服衣角开端着火,沈珍珠没有多想,从旁边拎了一桶水就浇在了崔彩屏的衣服上,崔彩屏遭到惊吓,叫嚣着要皇上为她做主, 把沈珍珠和慕容林致关入大牢。沈珍珠察看了周围情形,表示纵火的真凶应该是皇上华盖上的琉璃,由于琉璃有聚光的效果,如今火伞高张。众人不信,珍珠拿了一 块布放在刚刚崔彩屏坐的中央,过了一会儿,那块布着了起来,沈珍珠的话被证明,她和慕容林致摆脱了纵火的嫌疑,在座的皇上和太子也由于沈珍珠的聪明睿智而 对她称誉有加。

  太子向皇上求情,求皇上将沈珍珠许配给本人的长子李俶,但是杨国忠和杨贵妃二心想干涉东宫,意欲把崔彩屏嫁给李俶,太子妃从中劝说,以为可以许给沈珍珠和崔彩屏孺人的身份,让她们先参加东宫,至于谁为正妃则看俶儿本人的心意,皇上应允了。

  杨国忠多次下吴行,去找沈易直,但沈易直不断不想见。杨国忠的手下不了解相国为什么一定要来吴家吃闭门羹,杨国忠呵责了手下,表示沈易直手上,有可以号令云南王的令牌,这话被守在沈府的风生衣听到了,他回去向广平王复命。

  根 据风生衣口中的江湖传言,李俶推断沈家能够有可以号令云南王的麒麟令,深夜暗访沈府,劝沈易直把麒麟令交给本人,以免麒麟令落入奸相杨国忠的受众,但是沈 易直为光明正大,他置信国法乾坤,以为杨国忠不敢肆无忌惮,回绝了李俶的提议。李俶把一只玉哨交给了沈易直,让他在危机时辰吹响,本人的手下会赶来援助。

  第4集 - 李俶识破沈珍珠性别 沈家遭遇灭门之灾

  走出沈府,李俶失掉音讯,掌握着杨国忠卖国证据的东泽布在甘州一带现身,便让本人的手下何灵依维护沈家,本人带着风生衣前往甘州。

  宫中,沈珍珠得知建宁王李倓在皇下面前求情,让皇上把慕容林致许配给本人,由衷地为慕容林致快乐。而与此同时,沈珍珠也得知本人有能够要被嫁入东宫,决议逃走。在慕容林致的配合系啊,沈珍珠成功和丫鬟红蕊互换了身份,女扮男装逃了出去。

  沈 珍珠想前往回纥,去寻觅那位玉佩的主人,她租了一辆马车,可是车夫以飞快的速度奔驰,而且沈珍珠认识到车夫行走的方向不对。其实,车夫是崔彩屏的母亲—— 韩国夫人派来的,要他们在荒郊野外处置掉沈珍珠。车夫行至荒僻处,以休息为名要沈珍珠下车休息,其实,他曾经拿出了藏在袖子里的刀,沈珍珠机敏,不顾一切 地向前跑。而风生衣所驾的马车也在此时经过此地,救下了沈珍珠。李俶看到旧相识沈兄,得知她要前往回纥,和本人方向分歧,便约请沈兄和他们同行,沈珍珠答 应了。

  第二天一大早,李俶在马车上没有看到沈兄,等了一会儿才看到沈兄回来了。沈珍珠解释道本人去草丛中换衣服了,李俶不解,沈珍珠惊慌中把本人的包裹弄掉了,里边的东西散落一地,李俶捡到了脂粉盒,看出所谓的沈兄其实是女儿身,但是李俶并未说破。

  深 夜,杨国忠派了数十个萌面黑衣人潜入沈府,逼迫沈易直交出麒麟令,沈易直表示麒麟令不再本人手上,残暴的黑衣人杀害了沈易直全家的人,只要之前被沈易直藏 在暗室里的沈安躲过一劫,沈安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父亲母亲还有家人,悲哀万分,何灵依赶在黑衣人再次来袭前,救走了沈安。

  离开金城郡,沈珍珠和李俶各奔前程,沈珍珠为了出关到回纥,投靠了一群回纥难民,领头的人叫巴旦目,在他的率领下,沈珍珠和一批回纥难民都出了关。巴旦目以等候向大唐皇上朝拜的可汗从此处经过为由,让这批回纥难民等在城外。

  聪明过人的沈珍珠觉得巴旦目的行为很可疑,便向队伍中和本人交好的叶护打听,但是叶护以为巴旦目是个坏人。

  晚 上,沈珍珠梦到全家人寿终正寝,被噩梦惊醒后起来四处闲逛,有意间听到巴旦目和同伴交流方案。原来,他们想应用这群回纥人去刺杀回纥人的可汗默延啜。沈珍 珠整感到惊奇地时分,叶护从沈珍珠的身后冲出去,要拿着匕首杀掉巴旦目,幸而沈珍珠及时拉住了叶护,劝他不要莽撞行事。

  巴旦目率领着回纥难民恭候可汗,可汗赞同让本人的子民跟在兵士后边,一同回回纥。巴旦目偷偷在可汗的水中下毒,然后拿着水给可汗喝,但是这一幕被沈珍珠看到了,沈珍珠在可汗要喝水的时分大喝一声水中有毒。

  第5集 - 可汗得知珍珠实为女儿身 俶对沈珍珠暗生情愫

  听 到沈珍珠大喝一声水中有毒后,巴旦目及其同伙拿出了匕首预备举动,可汗默延啜和他的守卫反响灵敏,和巴旦目等人大打出手,不出两招,巴旦目及其同伴就被制 服。其实,可汗默延啜早就晓得,巴旦目等人目的诡异,由于他从巴旦目的言行中看出巴旦目不是正宗的回纥人,也晓得那些回纥人是被巴旦目心怀叵测天时用了, 所以并没有迁怒于他们。巴旦目和同伙眼见行刺失败,纷繁咬舌自尽了。而叶护忽然指着沈珍珠对着可汗大声说道,她也不是回纥人。一切人的目光聚集在了沈珍珠 身上,沈珍珠照实相告,表示本人只是想到回纥找人的。珍珠通知可汗,巴旦目等人如此明目张胆地行刺,表示这些人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所以他们一定还有后 手。珍珠表示,那些人很能够在必经之路上设下潜伏,袭击可汗,她建议可汗佯装不知,先下手为强。

  可汗依照珍珠的建议,在必经之路上制服了潜伏在此,意欲偷袭的叛变之人,但是对方人手众多,危殆关头,来甘州寻觅东则布的李俶呈现,救了他们。其实,李俶和可汗本就是结义兄弟,可汗也受李俶之托,帮他寻觅吐蕃判将东则布。可汗带着珍珠、李俶和难民前往回纥。

  珍珠向可汗打听关于玉穗的音讯,因而得知玉穗是十年前回纥送给大唐皇室的礼物,但是至于玉穗最终在谁的手里,则不得而知,珍珠闻言,难免有些绝望。

  李俶和可汗比武的时分,让珍珠得知了他所用的剑来历非凡,进而晓得了李俶的真实身份,他就是那个本人要嫁的广平王。

  李倓怀念心切,便假装成普通的百姓离开了慕容林致的济世堂,佯装生病了需求慕容林致诊,慕容林致嘴上没有什么表示,但心里也非常欢欣。

  可汗和妻子可米依设宴招待李俶和沈珍珠,酒至酣处,可汗提起了李俶的终身大事,李俶表示本人也想像李倓一样,和本人喜欢的人在一同,但本人是皇长孙,是太子的长子,所以本人身不由已,一边说着,一边看向沈珍珠,其实,李俶的心,早已被沈珍珠感动。

  宴饮之际,跳舞的男子们牵着李俶和沈珍珠起身,让他们也一同跳舞,沈珍珠不小心被绊倒,李俶急忙上前,扶住了沈珍珠的腰际,帽子掉地,沈珍珠的一头长发散落出来,可汗这才认识到珍珠是女儿身。纵使李俶早已晓得本人的沈兄是女儿身,但还是为眼前的珍珠感到心动。

  可汗看出了李俶对珍珠有意,但是李俶表示本人不想把她拉住到本人机关算尽、步步为营的生活中。

  第6集 - 珍珠得知父母遇害 痛失亲人悲恸不已

  珍 珠的侍女红蕊和素瓷依照珍珠的嘱托,先回到了吴兴沈府,两人不断担忧珍珠的安危。当两人走进沈府,被眼前惊心动魄的局面吓呆了,她们熟习的陈伯,一切人, 都倒在了血泊中。两人不知沈府究竟发作了什么事,合理两人忧伤痛哭的时分,安庆绪也离开了沈府,他也被眼前的场景震惊了,他要红蕊和素瓷先去保官,再安排 好这些人,本人则赶去寻觅沈珍珠。

  珍珠和李俶辞别了可汗,预备回到长安。两人坐在客 栈里吃饭,李俶看着珍珠七上八下,问她是不是在惦念玉佩的主人,珍珠表示本人没有找到玉佩的主人,的确有些绝望。珍珠想趁机向李俶坦率,本人就是要奉旨嫁 给他的沈珍珠,她想通知李俶,本人不断挂念着玉佩的主人,早已心有所属,所以不想嫁给他,但是由于紧张,话还没有说出口,李俶就由于有事起身分开了。

  安庆绪在客栈找到了珍珠,没有多做解释就把珍珠带走了。此时,李俶从风生衣的口中,也得知了沈易直一家被害的凶讯。待李俶带着风生衣走下楼时,曾经不见了珍珠的身影,李俶还以为珍珠遇到了心上人,不辞而别了。

  沈 府,珍珠看到了没有呼吸的父亲、母亲还有视若家人的下人,欣喜若狂。官府解释沈府的人是被流寇所害,珍珠不置信,她细心检查了父亲的书房,发现很多东西散 落在地,一片狼藉。珍珠找到了一块令牌的缺角和一个玉哨,不晓得来自何方,但觉得应该和凶手有关,所以收了起来。而且,珍珠有意间触碰到了机关,书房的暗 室被翻开了,珍珠揣测父亲能够把弟弟沈安藏在了密室,让弟弟躲过了一劫,如此说来,父亲应该早就晓得会有此灾难,再加上一切人都是被一剑割喉,所以珍珠认 为凶手应该是武林高手,她暗下决计,一定要找出凶手,还父亲母亲一个公允。

  安庆绪带 着沈珍珠离开了范阳安府,安庆绪的父亲让珍珠担心在本人家住,珍珠拿着令牌的缺角和玉哨去讯问安禄山,安禄山表示玉哨的主人本人并不清楚,但是从令牌的缺 角来看,令牌应该来自宫中,珍珠可以到宫中的尚宫坊打听,谁在案发之后换了令牌,谁就有能够是疑凶。珍珠不解,由于尚宫坊在深宫,十分人可以接近,安禄山 笑了,表示对珍珠而言,嫁给广平王就是最好的方法。

  其实,安禄山让珍珠嫁给广平王也有本人的计划,他和杨国忠速来和睦,杨国忠把外甥女崔彩屏嫁给广平王,他也想让珍珠嫁给广平王,帮本人搜集广平王的音讯。安庆绪看出了父亲的心事,去找父亲负荆请罪,表示本人不赞同让珍珠嫁入大众,但安禄山基本不论儿子的心思。

  第7集 - 崔彩屏沈珍珠嫁入广平王府 李俶见到珍珠喜出望外

  安庆绪晓得,本人基本不能够改动父亲的决议,无法地坐在院子里吹笛子,珍珠闻声而来,她通知安庆绪入宫是本人的决议,由于只要入宫,本人才干查清父母被害的真相。安庆绪疑心这是父亲的授意,想要拉着珍珠分开,但是安禄山带着侍卫呈现,安庆绪只能作罢。

  决意入宫的珍珠敲响了京兆府的鼓,标明身份,面见了皇上,皇上授意,让沈珍珠先去大兴国寺为父母守孝半年,半年后和崔彩屏一同嫁入广平王府。

  安禄山把儿子安庆绪关在了家里的监牢里,直到安庆绪体无完肤,妥协才肯罢休,安禄山要儿子赶到京城,和本人安插在京城的线人接头,遵从线人的命令,帮珍珠寻觅沈安,但是寻觅到后,如何安排沈安,不容他插手。

  半年后,珍珠和崔彩屏一同嫁入了广平王府,崔彩屏住在了琉璃阁,珍珠住在了文瑾阁。新婚当夜,下人一边扶着喝醉的李俶,一边建议他到琉璃阁去,没想到一言既出,激得广平王大怒,由于这位下人很分明被崔彩屏收购了。下人连连求饶,何灵依走来,李俶命人把那个下人拖出去杖责四十,赶出王府。随后,李俶走进了崔彩屏的房间,崔彩屏兴奋不已,李俶开门尖山,质问她是不是派人在本人的酒里下药了,他正告崔彩屏下不为例。崔彩屏二心想让李俶今夜住在本人的房间里,李俶杂色道本人今晚身体不适,把崔彩屏的挡扇丢在地上,拂袖而去。

  李俶去了珍珠的房间,当珍珠拿下挡扇的那一刻,李俶惊呆了,他没有想到嫁入本人府上的沈珍珠居然是本人心心念念的“沈兄”。李俶喜出望外,当即向珍珠标明了本人的心意,可是当李俶意欲吻珍珠的时分,珍珠别过了头,李俶晓得,珍珠还在牵挂心上人,他不愿强迫她,但是他要珍珠明白,从嫁入广平王府的那一刻,她的心里就不能再有别的人了。说完,李俶就转身分开了,但是在出门前,李俶还是问了珍珠一个成绩,他问珍珠认不看法云南的独孤世家,珍珠一脸茫然,李俶明白了,沈易直没有把关于麒麟令的事情通知珍珠。

  第8集 - 慕容林致发现太子机密 李俶让珍珠打理王府事务

  大婚第二日,依制李俶带着崔彩屏和沈珍珠进宫拜见太子和太子妃,刚好李倓也带着慕容林致在向太子和太子妃请安,一番应酬后,太子将李俶叫到了本人的书房,太子讯问起麒麟令的下落,李俶表示沈珍珠对此事一概不知,以沈易直的清高,很能够在临终前把麒麟令毁了。太子以为也不是没有这个能够,他要李俶从沈易直丧失的孩子动手,很能够能找到麒麟令的下落。

  太子妃要慕容林致留下为她把脉,毕竟,太子妃膝下并无子嗣,还想为太子生下一儿半女,但是慕容林致在诊脉的时分发现太子已没有生育才能,可是当场她并没有点破。预先,慕容林致不断在纠结要怎样处置这件事,她把本人的懊恼通知了前来探望她的珍珠,珍珠也建议她不要点破,由于戳穿他人的长处容易招致祸端,更何况太医院医术拙劣的人那么多,但他们都选择了开口不提。林致遵从了珍珠的建议。

  在进宫时,珍珠就不断凝视着宫人所佩戴的令牌,回去后,珍珠依照令牌的一角画出了几个草图,但都不能确定哪个才是令牌真正的样貌。站在一旁的素瓷以为这个令牌向鸟的羽毛,一句惊醒梦中人,珍珠觉得素瓷所言非常有理,要素瓷联络安禄山的那位线人,本人要把新的发现通知他。合理珍珠意欲转身出去的时分,李俶走了出去,把母妃交给本人的玉镯戴在了珍珠的手上,他通知珍珠,这个玉镯有一对,母妃辨别交给了本人和倓儿,让他们交给本人的王妃,如今,本人曾经认定了珍珠是王妃,所以这个玉镯的主人,非珍珠不可。

  随后,珍珠在素瓷的陪同上去到了茶楼,见到了安庆绪和假装成店小二的线人,线人通知珍珠,那块口哨,是血玉打造的,血玉是当年由吐蕃防御给大唐的,一共五块,贵妃、太子、公主各一块,上边的符号还需求一些时日才干识别。

  回府后,珍珠惦念本人的弟弟,天冷了,也不晓得弟弟在哪里,心急之下开端画像,想让素瓷和红蕊去张贴寻人启事。李俶灰溜溜地拿着冰糖葫芦走了出去,原来,李俶是听素瓷说珍珠最喜欢吃冰糖葫芦,才特意买来的。珍珠很打动,向李俶讲起了弟弟的趣事。李俶发现珍珠手脚冰凉,当即叫人来生暖炉,可是炭火基本就点不着,李俶叫了管事的人来问话,因而得知是管事的欺负珍珠无家无依,把预备给珍珠的上好的炭偷偷卖了出去,把受潮的炭拿给了珍珠。李俶闻言大怒,管家何灵依请罪,李俶要何灵依把内院事务交给珍珠打理。

  崔彩屏得知李俶让珍珠打理内院事务,非常不满,成心去文瑾阁找茬,珍珠不骄不躁,应对自若。

  第9集 - 珍珠巧妙应对崔彩屏刁难 李白入京和珍珠相见

  崔彩屏找茬,珍珠应对自若,李俶也在此时离开了珍珠的房间,崔彩屏只得作罢。珍珠向崔彩屏抱歉,给崔彩屏一个台阶下,当着李俶的面,崔彩屏承受了珍珠的抱歉,但提出要珍珠手上戴的玉镯作为谢罪礼。珍珠表示,这玉镯佩戴在手上有些时日了,如今不方便取上去,日后本人会派人亲身送给她。崔彩屏闻言洋洋自得,李俶眼看本人送给沈珍珠的玉镯被她这样随便地送给他人,很不开心,说了一句气话就转身分开了。

  杨国忠失掉了安禄山击退契丹大军的音讯,便去找太子商议,想拉着太子和本人一同上奏,奏鸣圣上安禄山有谋反之心。李俶前来给父亲请安,得知了杨国忠的想法,李俶剖析了以后的时势,建议父皇无妨因势利导,依照杨国忠的建议行事。

  珍珠派人把玉镯送给了崔彩屏,崔彩屏戴上玉镯愈发自得,还派人把何灵依请到了本人的房间,想要笼络何灵依,但是何灵依基本不屑于与她为伍,还在言语中刻意泄漏出崔彩屏所带的玉镯是假的,崔彩屏晓得后,奇观拜见啊,何灵依暗自自得,其实,何灵依作为李俶的死士,这么多年陪在李俶的身边,早已对李俶暗生情愫。

  珍珠晓得李俶在生气,就端着亲手熬的药膳去了李俶的书房,李俶原本还在生闷气,看到珍珠手上戴的玉镯很惊讶,珍珠解释道本人确实送了玉镯给崔彩屏,可是是本人以前戴的那一个,和他送给本人的有些类似,李俶闻言,哈哈大笑。

  李俶带着女扮男装的珍珠上街玩耍,买了许多东西,深夜才回到王府,李俶问珍珠今夜可不可以让他留在这里,但是珍珠却狂咳不止,李俶紧张地让下人张得玉宣太医来看,太医表示珍珠本就身体虚弱,再加上遭到打击,身体愈加孱弱。李俶明白太医的弦外之音,这也正遂了珍珠的本意。

  珍珠的师父李白入京,得知珍珠嫁入广平王府,特意递了拜帖,去见了珍珠。李白表示本人见过沈安,在沈府满门被灭的第二日,本人游历经过吴兴,看到了遭到惊吓在院子里发愣的沈安,事先,一些蒙面人再度来袭,李白慌张中背着沈安逃走了,带着他在山中规避了几日,可是后来,沈安不测和本人走散了。

  第10集 - 李俶因沈珍珠和安庆绪交往生气 李诺愤恨暴打郑巽

  珍珠从师父李白口中听到关于安儿的音讯,喜忧参半,她庆幸安儿还在人世,但是又由于不晓得他的下落而担忧。

  安禄山入京,皇上信任安禄山,特意为他预备了庆功宴,皇亲国戚纷繁列席。宴席上,杨国忠提议为安禄山的大儿子安庆宗结门皇亲,他想经过此举把安禄山留在京城,借机消减其实力。寿宴上,珍珠不断在留心察看宫中人腰间佩戴的令牌,但是一无所获,心急的珍珠借机分开了宴席,想要去尚宫局,但是遇到了安禄山。安禄山表示本人在宴席上没有看到珍珠,便猜想她是来了这里,他提示珍珠此时贸然闯进尚宫局绝不是明智之举,珍珠向他讨教,但是安禄山表示,本人不是白白帮她,只要当珍珠当上了广平王妃,于她有利,于本人也有利,本人才会与她会谈。珍珠登时明白,安禄山历来不是白白帮本人,而是想要从本人这里取得利益交流。

  庆功宴上,安禄山的幕僚史思明聚精会神地盯着太子妃,安禄山晓得事情的原委,当今的太子妃是史思明年幼时所爱恋之人。

  安庆绪命人偷偷给珍珠递了纸条,约她见面,红蕊很快就把纸条烧了,但是这个举动被崔彩屏安插在珍珠身边的人看到了,崔彩屏成心趁安庆绪和珍珠见面的时分,带着李俶去看。

  安庆绪通知珍珠,目前还没有找到沈安的下落,珍珠担忧地落泪,安庆绪抚慰她,这一幕恰恰被赶来的李俶看到了,李俶拉着珍珠的手要分开,安庆绪阻拦,有心想解释,珍珠晓得李俶曾经生气了,表示这是他们夫妻两人的事,本人会向李俶解释清楚。

  回到王府,珍珠表示本人自幼和安二哥相识,他的母亲和本人的母亲是冤家。李俶听到珍珠一口一个安二哥,反而愈加生气了。

  太子的女儿李诺被许配给了杨国忠的外甥郑巽,但是李诺不情愿,由于郑巽是一个一事无成,游手好闲的花花公子,太子对郑巽的为人心知肚明,但是迫于杨国忠的面子,太子也能干为力。

  李诺本就风风火火,整日习武,在练马场,李诺听到了郑巽言语轻佻,设计将郑巽引入树林中,吊打了一顿。

  第11集

  郑巽被打后找到舅舅杨国,杨国忠登门问罪,太子惶恐,决议推进李婼和郑巽婚事。李倓带林致来府做客,悄与李俶磋商欲协助李婼逃婚。

  何灵依醒李俶对珍珠与安家的关系做调查,被李俶回绝,珍珠再次离开茶楼,茶楼中安禄山的外线称找到有关灭门的新音讯,但需珍珠用广平王府的情报来换。

  珍珠想起己曾在李俶房中看到李傲疑心安禄山谋的手书,明白安禄山图谋不轨,她不愿成为大唐罪人,便有所保存,只通知对方李俶调查如意赌坊的李超,外线则通知珍珠牌与遍及京城的奥秘铺子有关。

  安禄山讯后命人转移如意赌坊,李做得知,计划趁机安插外线。

  第12集

  杨国忠刺探出安禄山的如赌坊,不听闻讯赶来的李俶之劝,即刻搜赌坊。随后,杨国忠将搜出的账本呈给皇帝。没想到安禄山早有对策,皇帝不只乏有治安禄山之罪,反而任命安禄山为群牧使,可自在调动朝中战马。

  李俶趁机推举本人人安插在安禄山身边。就在安禄山]范阳前晚,有刺客来袭,安禄山疑心是杨忠所派。崔彩屏与珍珠矛盾晋级。

  珍珠灵据安禄山外线留下的线索去各店铺调查E哨子,惋惜红蕊跟踪对方被发现,只能无果前往。

  默延啜来李淑府途中被偷袭受匆,在此疗养时与珍珠重逢,交谈中珍珠得李俶并未骗过本人,对其好感加深,决议;渐中止服食可招致本人体弱的药物。后果素瓷在偷倒药渣时被崔彩屏的眼线发现。

  第13集

  崔彩屏将药渣拿给李倣,称珍珠要加害他,李俶不信。李俶有意中听珍珠与侍女说话,得知珍 珠为规避圆房百不惜吃药伤身,怒形于色。李俶下令,将珍珠赶入败落偏院,不得进出。

  崔彩屏终掌管 内院的权利,非常自得,吩咐膳房给珍珠的饭减至一日两顿,并且布置眼线在饭中下毒。崔彩屏本人暗 中偷服更改信期的药以求子。不久,珍珠病倒,红蕊和素急着求见府医。

  崔彩屏却说沈珍珠在使苦肉计 ,让众人不理睬。默延啜见李俶,告追丟东则布很是羞愧。李傲希望借默延啜之力,在回纥找一个重要人物,找到她就找到东则布。

  崔彩屏为讨欢心在园中放风筝,此时李俶却心猿意马。珍珠的吹奏;引来 李俶,她提出用一曲来换同李傲的独自相见。

  第14集

  为李俶演奏中,珍珠忽然毒吐血晕倒。林致来为珍珠看病,李俶从得知珍珠早已有停药的心, 原来珍已放下过往。

  林致查出珍珠是中了稀有的慢性毒药。为解珍珠的毒,李做带着珍珠来去温泉疗养 。温泉中,珍珠惊惶的看见俶臂上牙印,诘问来历,才晓得原来寻寻觅的那个少年,竟是李俶。

  珍珠激 动抱住李俶,标明真情。李淑山上得音讯,膳房被割喉杀害,丢弃在乱葬岗。李俶与炎言明必是杨国忠 给本人的正告。李俶问风生衣查府中奸细状况,独孤镜将无辜死土揪出来避开了本人的嫌疑。

  李婼躲回长安藏身市井,却与郑巽冤家路窄。李婼郑巽调戏凌辱之时,心烦喝酒的安庆绪呈现,一剑斩杀郑巽救 李蜡。因安庆绪杀郑巽,李婼不必再担忧嫁给郑巽的事。出于李婼的立场,李俶想方法保下安庆。

  李俶 将郑巽之死推给杨国忠阵营中一匡要亲信陈希烈,引其内斗。河边,李俶听安禄山吹奏的曲子竟同珍珠 之前所奏是—曲,再次惹起误解。

  第15集

  何灵依撞见崔彩屏房中丫头哭,得知崔彩屏在信期上搞鬼,心知肚明为得李俶子嗣。内地强势 ,中原兵力空,李俶想趁重新部军之时提用为己所用强兵。

  李俶提出让外表是杨国忠阵营的舒翰来推荐 郭子仪。,虽会令安禄山察,但李俶意在让其发生忌惮而加快部。安禄山剖析是李俶在暗中作为。

  李倣借避暑之名访问李泌。崔彩屏缠着李俶同游,失掉获许。珍珠提出想趁端午节祭父亲,不欲同行。李俶 埋怨珍珠总有他想。

  李俶暗中访问李泌大人,未见到其,但找到他留下的重要名册。安庆绪告珠,珍珠 却标明本人爱的人不断都是俶。珍珠的真心被李俶听到。

  偷溜出府的珍珠同李俶相遇。两团体遭遇杨国 忠派的刺客。逃跑中两团体坠落山崖。

  第16集

  李傲单独外出失踪,皇上派出内飞龙使,命令要把李叙毫发无损的带回。逃跑中,李俶和珍 珠在山谷中找到一白户空草屋。

  李俶问珍珠,既然是为了当王妃而接近本人,为何刚以身相救。珍珠终 于通知李俶,当年李俶救过的那个小女孩是本人,本人天南地北要找的人就是李俶。两团体误解解除,终于心意想通。

  珍珠通知李俶,觉得本人父亲的死一定是个阴谋。李俶讯问珍珠能否晓得一个独孤家族 有关的东西,珍珠不知。李俶说他一定会帮珍珠查清。杀手再度找来,皇上派来的飞龙使赶到,将杀手赶退。

  一杀手忽然抓住珍珠,关键时,躲藏在暗处的李俶死士出,杀了杀手。死士的身份暴露了,不得 不杀了内飞龙使以灭。杨国忠成心在皇下面前挑事为何内飞龙使都死光了,李俶还能回来。

  李俶机智化 解,反将杨国忠一军。李俶依照李泌给名单同大臣走动。杨国忠就以亏吐蕃私通谋反的名义把那个大臣 投入监狱。还诬告沈易直一案旦是由于私通吐蕃得益分配不均瓶李俶为沈家说话,皇帝命其查明真相。

  第17集

  太子让李做中止对杨国忠的举措。李俶婉言杨国欲扶永王替代太子,此时让步杨国忠持续做大,太子府危如累卵。珍珠不小心掉落随身玉,发现太阳直射玉佩后,投影的影子出现出“独孤”字样。

  珠扭动玉佩,投影出的“独孤”二字变成“麒麟”外形。珍朱去酒楼再度赢取了醉翁酿,去戈万事通问 沈家与独孤家的因。

  万事通通知珍珠,沈家已经救过独孤家,沈家可以号令富甲乏下并坐拥兵权的云南 独孤家做一件事,珍珠明白,大约他们在找的就是这个东西。

  生衣来报,说依据默延啜》线报找到东则布出没的中央,在金城郡。李俶通知珍珠,金城郡太守库钧遇 刺身亡,本人身刑部职责能够要去金城郡几日。

  离开金城郡,得知事情的珍朱假扮身份坐上囚车,引东 则布劫囚被擒。

  第18集

  默延啜面圣,呈匕所获密函罪证。信密函证都为事密令,皇上终知晓屡次战胜止蕃的缘由。 杨国忠的罪行被一 —揭露。

  皇上大怒将其押人大。指证杨国忠的物证东则布在中被杀害,并被假装成自 杀。国忠因而获轻罚,保存相位只禁足府中。

  李俶建议建宁王李楚拜见故人安思顺,看能否劝其揭露安 禄山的谋逆意图。崔彩屏怀不了身孕。李傲将府中事务整理交予珍珠处置。李俶提出为何灵摆脱死士身 份,何灵依不愿分开。

  崔彩屏的丫鬟强行拿走本是珍珠预备的银耳粥。崔彩屏母韩国夫人发觉到珍珠近来口味变化,心生疑虑 。

  李谈见过安思后,见其写了奏书,提醒安禄U谋反之心。但此时朝中没有了讯,皇上看过奏书,担忧但 没流露。